新闻企业商城商品
网站首页 > 新闻 > 人物传记 > 年轻的老设计师——副会长袁鹏鹏侧记 > 正文

年轻的老设计师——副会长袁鹏鹏侧记

               鹏鹏兄今年本命年,年方十八公岁,已经在装修设计界干了17年了,称得上年轻的“老同志”。



鹏鹏兄是个地道的北方人,不过在广东待得久了,言谈举止融进了很多色彩,有北方人的豪爽,也有广东人的务实。走进他的办公室,除了设计的时尚,更多的是笔墨山水,嗅得出来自中华文明肇始之地的味道。

鹏鹏兄出自书香门第,从小学习国画、书法,扎实的艺术功底,为他日后的设计之路打下了伏笔。20岁那年,鹏鹏成为国内第一批室内设计专业毕业生,在师兄的引路下,他进入广州一家知名的装饰公司,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设计之路。

毕竟是科班出身,毕竟是底蕴深厚,鹏鹏骨子里那一点傲气,从年轻时就显现了。刚入行从设计师助理做起,很快鹏鹏就产生了心理落差,环顾四周,自己学历最高,职位却最低,于是他去找老板,要求做设计师,不过公司有规定,签了单才能做设计师。鹏鹏就去拉单,没想到一个月就签了三个单,一年里就做成了几百万的业务。到了第二年,年轻的鹏鹏已经成了设计总监,麾下30多个设计师,曾创下一年3000多万的业务量。

入行不过五年多,25岁的鹏鹏已经是年薪几十万的金领,可是意气风发的鹏鹏却毫不犹豫地炒了老板,来到东莞开始了自主创业。虽然没有广州的繁华与时尚,可是鹏鹏却逐渐喜欢上了东莞,喜欢上了东莞人的真诚与实在。转眼十一年过去,其间的故事精彩杂陈,最可传述的还是鹏鹏兄对设计的执着坚守。



“设计至上”——无论生意场上阳光明媚还是多云有雨,身为设计师的鹏鹏从不放弃自己的原则。嘉尚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是东莞最早一批收取设计费的公司之一,这么多年来,公司的收入中设计费占比一直在50%左右。装修设计无疑是为了赚钱的,而鹏鹏兄最热爱的是笔墨山水,不过没关系,鹏鹏在两者之间找到了最佳的结合点,成功地实现了“脚踩两只船”。源于国粹的艺术底蕴,使鹏鹏的设计少了浮躁,多了淳静。中国画最讲究留白,方寸之间显天地之宽,每天不停地从水墨和设计图之间不断切换的鹏鹏,为空间赋予了中国哲学的内涵。“境由心生,心生万象,哥设计的不是商品,哥玩的是让人身心愉悦的生活”。

当然,毕竟是个80后,年轻的激情不会被传统完全打压。鹏鹏的设计绝不陷于窠臼,“不管中式、欧式,哪怕是外星式,只要把对的东西放在正确的地方,就是好设计”,鹏鹏的作品既可以有国学的气息,也不输于时尚的新锐,当然更有让客户惊喜的简约实用。文如其人,设计同样是一个人的性格映像,鹏鹏就是这样一个集各种艺术品味于一身的“杂家”。

建筑装饰协会里这些成功的“大佬”们都有着同一个特质——对专业始终如一的坚守。鹏鹏兄虽然已经做了老板,但是从未停下手中的画笔,凡是慕名而来的客户,再小的单他都要亲自执笔,哪怕还有上百万的订单在排队。只要有一天不看图纸,这位仁兄便觉得缺了点什么,手中的笔不仅是他事业的工具,更是他存放心神的圣器。

在东莞这十几年来,鹏鹏斩获了无数设计大奖,也赢得了“全国百名杰出中青年室内建筑师”、“岭南百名优秀设计师”等诸多头衔,嘉尚公司也在随着他一起成长。谈起设计圈的气象,鹏鹏兄还是觉得对原创的尊重远远不够,“设计免费,是家装行业的原罪”,这句评价为装修行业的很多病症开出了准确的诊断,那么鹏鹏有什么样的药方呢?

“职业和专业、作业和作品,一定要分开”,这是年轻的老设计师给新锐一代的忠言。东莞有几万名设计师,游走于商业与艺术之间,生存的压力不可避免地产生浮躁之风,“一切迎合于客户、一切服从于成本”的乱象重生。鹏鹏希望能把这个庞大的群体整合起来,搭建一个“设计在东莞”的纯学术交流平台,摈弃门派之争,抛开铜臭之气,让设计归于本源,共同用心打造精品。至于生存的问题,鹏鹏不担心,只要有了真正的精品,还愁没人鼓掌吗? 


最后,咱们说说酒桌上的鹏鹏,每端起酒杯,这位仁兄便暴露出北方人的本色,几轮“大炮”打下去,笑容绽放得无比灿烂。我在猜想,鹏鹏兄的很多佳作,是不是都在微醺甚至酩酊之后一挥而就?如果真是这样,以后定要多邀鹏鹏兄小酌,我出酒,鹏鹏出作品,其乐融融,快哉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