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企业商城商品
网站首页 > 新闻 > 人物传记 > 先人一步的市场领跑者——副会长黄根生专访 > 正文

先人一步的市场领跑者——副会长黄根生专访

           黄根生副会长的专访在一个夏雨初霁的午后,本来约好两个小时的交流,却不知不觉持续了六个多小时,从茶台聊到饭桌,华灯初上依旧谈兴未尽。

在《东莞装修界的江湖》一文中,我曾如此形容黄会长:“协会里的‘曾志伟’,不仅外貌相似,做人也像‘曾志伟’,风风火火、永不言败”。在香港演艺界,曾志伟靠着“搏命”和“义气”,成为纵横几十年的“大哥”。在东莞装修界,黄根生靠着“敏锐”和“超前”,成为始终先人一步的市场领跑者。



从肇庆山村走出来的黄根生14岁就进入香港人的装修公司打工。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是黄根生很快就显现出超于常人的聪敏,如果当年有智商测试,IQ肯定超过130。没有任何理论基础的他,短短几年就摸清了装修的门道,而且学会了画图纸。智商高的人往往情商不高,不过黄根生又是个例外,还不到20岁的他就成了包工头,带领着一帮老乡,开始在全国各地承接工程。

人们常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认为应该改为“机会是留给能抓住机会的人”,黄根生就是善于捕捉机会的人。20年前,国内很多标志性建筑的装修工程都有香港公司参与,在做上海经贸大厦工程时,黄根生发现了香港与大陆人工成本的巨大差异——香港人工800,大陆只有70-80,高达10倍的差价让他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于是,一个全新的思路在他的脑海中成形。

即使到今天,装修在很多人心中还是工程化的概念,不会把它当成一件商品来看待。不过早在二十年前,黄根生就开始把装修作为产品来经营,开始了工厂化生产。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香港刚刚对大陆游客开放,黄根生就跟团去了香港,别人都去购物,他却跑去看楼盘。看了几次后,他就根据不同的户型画出了装修图纸,然后免费提供给香港的设计师,条件只有一个:要用他生产的家具和建材。

黄根生不仅是一个善于捕捉机会的人,还是一个善于研究心理的人。当时在大陆,设计几乎都是免费的,香港却不同,普通家装都要几万块的设计费。黄根生提供的图纸,为香港设计师送去了免费的午餐,自然不遗余力地为他的产品代言。就这样,他成功地把香港设计师变成了自己的业务员,他的家居产品就此打入了香港市场。



随着生意越来越大,黄根生遇到了流动资金的问题。于是,运转速度惊人的脑袋里又产生了新想法——定制化生产。直到21世纪的今天,随着网络经济的兴起,定制化生产才成为新宠,而黄根生一不小心又超前了十多年。当时香港做一扇门光人工就要4000块,而大陆生产全部成本也只有2000多,于是,黄根生开始为不同的户型定制房门,收取2000块的定金,物美价廉的产品很快就被香港客户接受,不仅流动资金的问题迎刃而解,还衍生出一系列配套产品,又切了香港市场一块蛋糕。上一次,黄根生把香港设计师变成了自己的业务员,这一次,他又把香港的装修师傅变成了自己的搬运工。

说到这里,各位可以理解为何能与黄根生津津有味地聊了六个多小时,听他讲述在香港市场攻城掠地的经过,简直就像一部轻松幽默的武侠小说,仿佛谈笑之间,就成了把东莞装修产品卖到香港的第一人。然而这背后,却透出他超乎常人的市场洞察力和判断力。如今,在香港、澳门,从成千上万的家庭,到很多大牌门店和五星级酒店里,都有黄根生的产品,从家具到门窗,从石材到玻璃,用他的话说:“空间里所有的产品,都能定制”。



其实,黄根生并不是在产品上独领风骚,在工程设计施工上同样有着独到之处。每装修完一座酒店,他都要在酒店里住上三两个月,一个是为客户提供售后服务,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以住客的身份亲身体验,为自己的产品“挑刺”,然后不断地完善自己的设计理念。他的设计,总能给客户一些惊喜,不仅能节省成本,而且更加实用,更凸显人性化。

黄根生的脑子总是在高速运转,想的总是明天的事儿。在《东莞装修界的江湖》中提及的“装修产业园蓝图”,就有很多出自他的设想。此外,他还在酝酿一个放眼世界的想法:人居生活文化研发中心。中国大部分的标志性建筑都由外国设计师设计,很多中国设计师不得不困在家装圈里,长此以往,本土的设计水平永远无法提高。如果打造一个人居生活文化研发中心,引进国外知名设计师,与本土设计师共同操刀,可以尽快提高国内设计水平。除此之外,他还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新锐设计师群体,如今很多装修公司都自己做设计,难免千篇一律,不如分给更有创意、更有活力的专业设计师团队,既能降低企业的设计成本,又能培育起一批高水准的设计师队伍。

黄根生的创意还有很多很多,篇幅所限实在无法一一道来。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练,他和他的合丰装饰有限公司已经渐入佳境。如今,他的视野中是整个世界,针对国外的酒店,他可以在东莞做出一比一的样板房,把东莞的装修产品全部应用到空间里,足不出户,就能把生意做到全球。请那些整天关注于东莞制造转型升级的专家们屈尊来请教一下初中毕业生黄根生,也许能找到教科书中找不到的捷径。

   写这篇专访时,我不禁想,假如当年黄根生继续学业,以他的智商,一定能成为专家学者。不过我一点都不为他惋惜,因为我们的教育永远培养不出这种叱咤风云的市场弄潮者,更何况,这位“社会大学”的高材生永远不会让自己毕业,每天都在迎接新的课程,我们期待他交出更多精彩的作业。